线路公告:

公交新闻
集团信息
当前位置 :首页>> 公交新闻 >> 集团信息

有轨电车不了情

文章来源:本站 上传时间:2019-09-02
    2019年08期《东北之窗》以大连电车照片为封面,展现了大连有轨电车百年流动风景;内文从P26页到P45页,9篇文章讲述大连有轨电车的故事。其中,李传报的《有轨电车不了情》写的是即将退休的201路有轨电车司机宋桂琴的故事。

    宋桂琴前几天失眠了。刚睡着,突然梦见那辆甩着辫子的绿色有轨电车把她扔下,自己跑了。她追着追着,心一急,就醒了。然后就再也没睡着。

    到今年11月份,宋桂琴就要退休了。她开过“古董”电车,也开过现代电车。时光催人老,31年弹指间,第一次握住铜操作杆的那个姑娘似乎还在眼前微笑,转眼间就到了要退休的年龄了。

    严苛的时刻表

    宋桂琴的时刻表总是一分不差,严苛得像是部队的作息表。

    早班:凌晨2时10分,多数人正在梦乡的时候,宋桂琴就起床了;2时40分,站在马路边等单位的班车;3时30分到单位;10分钟的早餐时间后,3时40分领工具、检查车辆,上车收拾卫生;4时开车出库;4时20分,在黑石礁发出第一班202路有轨电车。

    晚班:17时准时上班发车;22时40分,末班车从兴工街发车,到终点站是23时20分;第二天0时30分到家。

    “两头儿不见太阳,辛苦吗?挺辛苦,可我不后悔当有轨电车司机。想想要退休了,心里舍不得。这么多年来,车里每一个部件、车外每一处拐弯,都在心里刻着印儿呢。退休以后……”宋桂琴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,她的手轻轻摩挲着电车仪表盘。

    从售票员到有轨电车司机

    以前,公交车上的售票员们一般都是嗓门响亮的姑娘,她们斜背皮包,包内装着票据和一支缠着黄色橡皮筋的红铅笔,在或拥挤或稀疏的乘车人中穿行售票。当年,背上挎包当售票员是多少小姑娘的梦想啊!宋桂琴就是那个梦想成真的姑娘。

    1987年,宋桂琴参加了社会招工。当时有500多人报考公交,经过考试,最终200多人被录用。经过短期培训后,当年10月她当上了有轨电车的售票员。

    第一天上车,身挎卖票的皮包,耳边响着老乘务员的叮咛,“要主动喊——哪位乘客要买票?”可宋桂琴心里准备了半天,第一次喊出的声音是那么小,小到只有她自己能听到。

    除了卖票,还要喊站。发车时,伸手关上车门后,站在车门口的宋桂琴总是要喊上这样一句:“走,司机!”车启动了,还要按照站名继续喊:“下一站,黑石礁。”

     “我喊站时得让司机听到,也得保证全车的乘客都能听清站名。”宋桂琴说。那时候车上没有麦克风,更没有自动报站装置,她就这样一站一站地喊下去。

    在有轨电车的“咣当”声中,她深深地爱上了这份工作。那时候的电车没有空调,冬冷夏热。冬天戴着露半截指头的手套儿卖票,夏天汗珠顺着头发丝往下淌,可4分钱一张的票,在她手中卖了成千上万本,从没出现过票款不符的事儿。“这没啥,售票员都这样。只要认真,就不能出错。”宋桂琴说。

    两年后,单位要从优秀售票员当中选拔电车司机,当她和家人商量时,没想到反对的人一下子站出来了俩:第一个反对的是她爸爸,第二个就是她爱人。理由都是一个:不安全。但她是个“主意正”的姑娘,从家里偷偷拿了户口本就到单位报上了名。直到后来,家里人发现她上班的时间和以前不一样了,她才说出了实情。

    经过一年的培训,1990年宋桂琴正式成为一名有轨电车司机。做售票员,只要卖好票、不差钱就行了。可当电车司机就不一样了,全车乗客的生命安全都在司机的手上,责任重大。有轨电车只能按照轨道行驶,不能改变路线,貌似工作挺轻松,可电车行驶路线上,路口众多,时常有车辆和行人穿行,“细观察、不抢行”是每位有轨电车司机心中绷得最紧的弦。

    每一班车都有故事

    宋桂琴开过从沙河口火车站到大连火车站的201路“古董”电车,也开过从兴工街到小平岛的202路有轨电车,每一条有轨线路,都发生过让宋桂琴难以忘怀的故事。

    今年7月初的一天上午,在会展中心站上来一位拄拐杖颤颤巍巍的老大爷。车开以后,老大爷说:“我找不到家了。”宋桂琴马上用对讲机把情况报告给调度员,得到批准后,途经星海公园派出所时临时停车,将老人交给了民警。后来得到反馈,老人已被亲属接了回去。

    三年前的一天早晨,一位医生上了车,焦急地告诉宋桂琴,在此之前,他带着手术用的仪器上了同样的电车,到医院后却发现仪器不见了。“应该是落在车上了,今天上午手术时要用,请快帮我找找吧。”医生因为着急,显得手足无措。宋桂琴立刻与前面的几辆车联系,很快找到了仪器,并交到了医生的手中。

    像乘客在车上发病或送医或拨打120等事,宋桂琴和她的车组不知道遇到了多少回。

    让她感到自豪和骄傲的是,很多来大连的游客,会专程来坐一坐有轨电车。“那天快中午了,车里人不多,上来个小站娘,在车厢里自拍了好多张照片。说是毕业了,舍不得大连,要把她的最爱都装进相册里带走。”

谈及退体以后的生活,宋桂琴说,“退休就不用起早贪黑了,就可以睡到自然醒了。不过,我会没事儿就去听一听有轨电车的“咣当”声。因为那声音,声声入耳、入心。”

上一篇:孙明主持召开集团公司扁平化管理工作专题会议强调

下一篇:公交集团交通广告公司开展不规范公交广告治理工作

友情链接:
©2006 大连公交客运集团有限公司
地址:大连市沙河口区高尔基路320号 邮编:116021 客服电话:0411-968600 E-mail:dlgjjt@sina.com
备案号:辽ICP备20006448号 技术支持:大连金开科技有限公司